“自制呼吸机”暴露医保漏洞?

2013-01-31 08:57来源:人民日报

  民生三问:“自制呼吸机”暴露医保漏洞?

  【新闻背景】

  2006年,浙江台州农民付学朋遭遇车祸,全身瘫痪。

  高昂的治疗费用,使原本殷实的家庭陷入困境。

  为了维系儿子的生命,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付敏足夫妇自制了一台“呼吸机”。

  “自制呼吸机为儿救命”引发社会关注。有人提出疑问:这样的悲剧,是否表明医保政策存在漏洞?

  【民生答案】

  车祸发生时,付学朋没有参加医保。次年,他参加了新农合。

  2008年,当地有关部门帮他缴纳了参保费用。按照医保政策,自购呼吸机等医疗器械,不予报销。

  目前,新农合大病保障一共有20个病种,付学朋的全身瘫痪不在其列。

  车祸后,当地政府、社会各界都向付学朋一家伸出了援手。

  一问 为什么自制呼吸机

  儿子车祸致瘫全家陷入困境

  浙江台州,一对年过半百的夫妻,为省钱救子自制“呼吸机”,令人唏嘘。如今,这一家子的命运怎样了?

  1月30日,瘫痪的付学朋已被接到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他用上了医院的呼吸机,正在接受检查。按照政策,此次治疗,75%的花费将由新农合报销,医院也将剩下25%的费用全部减免。

  28日傍晚,北京一医疗机构联系的上海胸外科专家专程赶到山村,查看付学朋身体状况。黄岩区卫生局领导表示,他们将定期组织专家组检查,再配合社区卫生服务站,免除老付一家后顾之忧。

  镜头摇回此前。

  付敏足、王兰芹夫妇的家,坐落在大山深处、蜿蜒山路尽头的上郑乡干坑村8号,是村里最贫穷和破败的人家。一台小电机“哐啷”作响,儿子付学朋瘫卧在病榻上寸步未移已5年多。

  2006年,付学朋遭遇车祸,导致重伤。夫妻俩辗转台州、上海求医。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近两年后,付学朋的命虽然保住了,但他脖子以下的肢体完全没有知觉,失去了自主呼吸的本能。

  按照法院判决,车祸双方均担过错责任,对方共赔偿付学朋各项费用48万多元。而此时,付敏足一家已经花掉整整110万元的医疗费。无奈中,全家回到家徒四壁的老宅。

  按照别人的指点,夫妻俩用人工按压急救苏醒球帮助儿子呼吸。每分钟18下。这不仅要控制好节奏,还需分秒不停。有时深夜他们太困了,双手不自觉地慢了下来,儿子便憋得嘴唇乌青,发出“嘚嘚”的声音。

  2009年,做模具的女婿受到电视节目启发,用一个木制模具架、一台小电机、一个呼吸球,再加一根小皮带,成本几百元钱自制了一套“山寨呼吸机”。

  因舍不得每月200多元的电费,大部分时候,夫妻俩还是会关了电机用手捏。

  长时间的机械重复,令王兰芹的大拇指已经不能打弯,双手常常疼痛;而付敏足的手更是变形得让人目不忍视,长满老茧,粗糙龟裂,尤其是虎口,已经无法闭合。

  二问 新农合是否失灵了

  治疗费用太高医保不能全包

  曾经,这是一个殷实的家庭。父母身强体健,在附近村里打零工,付学朋跟着师傅学木工,一个月收入五六千元。

  而近些年来,贫困成为付敏足夫妇难迈的一道坎。“经常1万元放进去,两三天就没了。”付敏足说,现在家里仍欠着亲友六七十万元。

  基本医保、大病医保、民政救助、社会慈善——从理论上,这四重防线可以基本确保一位得大病的患者及其家庭不会陷入绝境。

  但付学朋的情况有点特殊。

  发生车祸时,也就是2006年,付学朋并没有参加医保(新农合)。110万元医疗费用,基本都花在刚刚出事之后的治疗过程中。除了获赔的48万多元,其余都是亲戚朋友借的。据台州市黄岩区卫生局局长曹利军介绍,2010年以前,因为交通事故住院治疗,自付部分新农合不能报销。

  2007年,付学朋参加新农合。2008年,当地有关部门按政策,帮他缴纳了参保费用。之后他因为肺部感染住院治疗,治疗费用7.58万元,新农合报销了2.5万元。

  有了医保,为何付学朋还得在家养病,他的父母甚至还得“自制呼吸机”呢?

  2008年之后,付学朋一直在家休养。每年药费1000多元,按照当地门诊药费30%的报销比例,每年可以给他报销300元左右。药费并非大头。

  付学朋急需的是呼吸机。

  在医院使用呼吸机,需要长期住院。即便有医保报销,自付部分付学朋一家也难以负担。而购买一台呼吸机,付家同样没有这样的财力,医保政策也不允许报销自购呼吸机这样的医疗器械。

  为了省钱,老付夫妇不得不自制“呼吸机”。夫妻两人轮流手捏呼吸球,一捏就是5年。

  医保能不能保大病?

  2012年8月,全国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开始推行。居民的每年治疗费用一旦超过当地平均收入水平,大病保险将给予补偿给付。

  目前,新农合大病保障一共有20个病种,付学朋的全身瘫痪不在其列。

  三问 政府和社会没管吗

  政府及时救助社会伸出援手

  尽管医保解决不了付家的全部难题,但当地政府、社会各界并未袖手旁观。

  2007年(付学朋遭遇车祸的次年),付家被列为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户。5年来,老付一家接受了当地政府医疗救助17057元、低保金38052元、托安养补助15300元、慈善救助5000元以及每年的各类慰问金6000元。

  去年,当地启动“美丽乡村”建设,上郑乡政府为老付夫妇安排了村里保洁员的工作。乡里开展走访慰问活动,机关干部购来棉被、大米、食用油等生活用品,送到老付家里。

  干部们还带着老付到银行,协助他办理了一个银行账户,方便好心人将捐款汇入这个账号内,同时向全乡发出救助倡议书。

  当地供电部门也在去年给付家专门安装了单相峰谷电表,从而节省了近一半电费。

  供电局党委书记蔡光波带来了供电局党员、团员捐献的4078.65元,并表示,他们家今后的自付电费全部由供电局党员、团员捐资承担。

  社会各界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黄岩区慈善总会送来了5000元慰问金。当地鲍某等5位好心人专程赶到付家,捐助了5000元。黄岩区慈善总会义工分会志愿者相约前来看望付敏足夫妇。网友“秋绪”递上志愿者们的5000元慰问金。黄岩区东城街道山亭社区主任李银花带来了几位居民捐赠的5500元……

  截至28日下午4点,付家已实际收到各方爱心捐助款74100元。

  台州医院、台州市立医院、台州第一人民医院也纷纷组织医疗小分队,为付学朋进行各项检查,叮嘱注意事项。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疗小分队还送来了多功能病床以及护理用品,并与他们长期结对。(

作者:编辑:付琳

相关新闻